您的位置: 大安信息网 > 娱乐

末世到修仙 第八百八十二章搜魂

发布时间:2019-09-26 01:39:10

末世到修仙 第八百八十二章搜魂

“这有什么的,”一转头,看着并无大碍,只是形容有些狼狈的司明阳,牧九剑大手一挥,嘴角噙起了一抹憨厚的笑,砸吧着嘴,微微一叹道,“只是,我这个小徒弟,这一身的伤,啧啧……”

而此时的叶楚,不必装,那是真的很惨啊!整个身体软软的倒在了牧九歌的怀里头,脸色惨白,嘴唇有些微微的泛白发青,浑身密布着一道道纵横交错的剑痕,外翻的血肉正在以着非常缓慢的速度蠕动收口,鲜血顺着被浸透的衣衫滴落,在她的身下积成了一小滩血洼,若不是气息还算平稳均匀,说她是个将死之人,怕是也不会有人不信的。..

“是,此次多亏了牧师妹敏察异常,小叶师侄的奋力相搏,否则,后果实在是不堪!”司明阳看着一身狼狈,不复之前嚣张的沈追,畅快的大笑一声,“这于宗门可是大功一件,师兄放心,宗门是绝不会吝惜奖励的。”

闻言,叶楚惨白的脸上浮出了一抹浅笑,心头妥帖舒坦,顿时觉得体内那万千剑气爆裂带来的伤痛都轻了不少,这才不枉费她拼着被夺舍和重伤危险,请出了七杀星君附身,虽然这大杀招,是杀敌一千自伤八百,但到底是争取到了时间,等到牧九剑的救援。

很满意司明阳的表态,牧九剑笑眯眯的点了点头,却是被面色陡然凝重了下来的司明阳一把攥住了手臂,两人对视,嘴唇飞快的掀动着好一会儿,牧九剑长叹一声,“你可是想好了,非要这么做不可?!”

见司明阳和牧九剑两个人眉来眼去了好半天,一个两个的脸色也随之阴了下来,沈追的目光闪烁,心头直觉不妙,奈何现如今形势比人强,他只能默默的垂头,缩了缩脖子,试图减弱自己的存在感。

瞧着沈追这噤若寒蝉的模样,司明阳只觉得一股戾气在心中无法压抑,就是这么个欺软怕硬,一点儿风骨也没有的货,先是用血咒控制了他的小师妹,又差一点就成功的陷住了他和牧师妹,危及到整个宗门!这可真是……一手紧攥成拳,凌空击出,一股骇然的劲气迸射而出,将沈追那破败不堪的尸体轰击的粉碎。

漫天的血雾扬扬洒落,司明阳那满是暴虐戾气的眼,深深的看了一眼那缩了又缩的沈追,方才长出了口气,对着牧九剑抱拳拱手一揖,淡淡的道,“师兄,我是掌教。”

“你且叫我想想。”牧九剑揉了揉跳痛的额角,对着身边一身冷厉的司明阳微微点了点头,之后,一手陡然化爪,笼罩在了一层灵光之中的手掌,凌空将沈追扯了过来,薅住了他的脖颈,牧九剑的目色冷厉了下来,“阴傀宗到底在打什么鬼主意,说!”

沈追的身体微微摇晃颤抖着,看着一脸不善的牧九剑,目光微闪,脸上的神色变了又变,方才勉强的挤出了一个干巴巴的笑,道,“那什么,我只是因为擅长血咒之术,才被派出了窃取一些消息秘闻,宗门的意图,我实在是不知。”

“不知道?!呵,你这是当老子是傻子了?!”牧九剑冷笑着看着沈追,浓烈的杀意如同潮水般自他的体内席卷而出,激荡着整个大殿的空气泛起了道道涟漪,双眸之中的狠戾之色越发的盛了

末世到修仙  第八百八十二章搜魂

,手下的力道陡然加了几分,沈追那虚浮的身形剧烈的晃动,好似随时会被晃散了架子般。

然而就在牧九剑的手掌越收越紧的身形刹那,司明阳的手掌按落在他的肩头,眼神平静的注视着他,淡淡道:“牧师兄且息雷霆之怒,他便是真的说了,我们只怕也未必会信,你又何必同他一般见识。”

这话一出,不仅是牧九剑的脸色变得越加难看了,那沈追更是脸色大变,目中闪动着惊疑不定的光,摇晃的身体颤抖的越发厉害了,却还是色厉内荏道,“我可是六劫的散仙,若是你们胆敢搜魂,可是要受到天地规则的反噬!”越说他的心越定,胆气就越壮,目中闪过的灰败被得意之色所取而代之。

搜魂之术,原本就是一种极为凶狠阴毒的道术,因被搜魂者势必会魂飞魄散不得再入轮回之中,因此是极为伤气运阴骘的,若非迫不得已很少有修者会使用这搜魂之术。而,散仙虽是五百年便有一劫,但过了这天地考验的散仙劫,便是受到了天地规则的庇佑,搜魂于散仙者,即便是成功了,也必将受到天地规则的反噬。度过的散仙劫数越多,天地的反噬之力越强。

“宗门将倾的大祸临了头,谁还在意那一点儿的反噬之力!”满眼戾气的司明阳,缓缓收回目光,突然发出一声叫人寒意刺骨的冷笑,阴郁的声音响了起来,如同一盆冷水般向着沈追兜头浇下。

闻言,沈追的心头猛然窜起了一丝凉意,瞧着司明阳的满眼阴冷狠戾之色,面上带着暴虐的嗜杀之意,心知他所说的并不是在唬他,只怕是真的起了搜魂之心了,所以,说还是不说?!说多少?!

见着沈追满眼惊骇的看着司明阳,牧九剑收起了满眼的阴厉,对着他颇为和善的微微一笑,手中的长剑轻颤嗡鸣着,冷声道,“我们想要问些什么,道友这般的聪明,想必应该知道,若是逼的我出手行那搜魂之术,魂飞魄散了,那可就真的什么都没有了。”

被牧九剑剑身上弥散出的寒意刺激的遍体生寒,沈追的目光闪烁,现出了一抹凝重,面色也变化不定,好一会儿方才轻叹道,“落在你们的手里,是我气运不济,技不如人。若要我说也不是不行,但是我有条件。”见着牧九剑的拧起了眉头,目中现出了一丝冷意,他忙开口道,“我也是知道分寸的,只要能保得一命,并不求旁的。”

“还有什么条件,便是一块儿说了吧,你不是傻子,怕是单是口头上的允诺,你也不会信!”瞧着牧九剑颇有些意动,司明阳摇了摇头,阴着脸,对沈追寒声道。未完待续。

天津爱维医院富鹤
天津爱维医院马金凤
天津爱维医院卢翠云
北京五洲妇儿医院李蔚范
北京五洲妇儿医院张玮
猜你会喜欢的
猜你会喜欢的