您的位置: 大安信息网 > 科技

北京开审东直门爆炸案心理问题成控辩焦点

发布时间:2019-10-09 22:19:41

  雷森受审

  今年22岁的雷森原本品学兼优。14岁那年,他得知自己是弃婴,从此自暴自弃,并萌生报复社会后自杀的想法,最终制造了东直门爆炸案。昨天上午,雷森因涉嫌爆炸罪在东城法院受审。

  去年10月,雷森自制遥控爆炸装置,将其放在东直门附近的绿化带里。美籍男子迈克路过时,雷森按下遥控,爆炸声响,迈克腿部被炸伤。6天后,雷森落。

  ■庭审

  心理问题成控辩焦点

  昨天上午,雷森被带至东城法院受审,检方指控他为报复社会自制爆炸装置,放在人员流动较大的东直门附近,将无辜路人迈克炸伤,还严重危害了公共安全,应当以爆炸罪追究其刑事,建议对雷森判处3年以上10年以下有期徒刑。

  雷森对检方的指控表示认可,但面对检察官和法官的提问,他几次陷入停顿,思索良久才回答。

  为什么要报复社会?检察官问了两遍,雷森才微微抬起头,迟疑地搓着双手,声音低沉地说:因为以前总是受到伤害

  雷森的两名辩护律师也对爆炸罪不持异议。但他们认为,案发有一定的社会原因,雷森生活坎坷,性格内向孤僻,不善与人交流,他一直觉得自己处于不正常的状态,家庭中缺少关爱,社会上缺少关心。希望法庭考虑这一因素从轻量刑,对雷森不一定全部使用惩罚,也需要适当的心理治疗。

  检方则反驳说,任何刑事犯罪都有其社会原因。雷森遇到的问题不偏激,但他却做出极端行为。作为完全刑事能力的成年人,他应该对自己的行为负全部。

  对此,雷森自己的意见是:性格问题是关键所在。最后陈述阶段,他站起来,低着头小声说:有点后悔,以后想办法克服自己的问题,希望法庭从轻处罚。

  东城法院没有当庭宣判此案。据了解,在开庭前几天,迈克对法庭表示,自己不会参加庭审,同时不对雷森做任何民事索赔。

  ■案情

  曾在西直门作案失败

  去年10月初,21岁的雷森坐火车从广州来京。他的老家在四川,但举家到广东打工已有四五年。案发前,雷森无业,自称来北京是为报复社会。

  雷森先乘车来到怀柔区怀北镇怀北庄村,寻觅一所住处。房东徐女士记得,雷森前来投宿,住在自己的农家院里,每晚15元钱。

  雷森在怀柔区玩了一天后,到农贸市场买了二踢脚、电线、电池、遥控器等材料。按照上所教方法,雷森制成了一个遥控爆炸装置。去年10月16日,他将这个装置放在西直门立交桥附近,按下遥控,但没有爆炸。雷森说,可能是里面的钨丝断了,他决心再做一个。

  几天后,第二个遥控爆炸装置制成。10月21日早上,雷森将遥控爆炸装置放进双肩背包,又装好随身衣物,离开了农家院。进城后,雷森从东直门走到北京站,又从北京站走到西客站,依然没有选好爆炸地点。午后,雷森决定就在东直门附近爆炸。下午2点多,他的目光锁定了天恒大厦楼下的绿化带,那儿有一排松树,可以藏爆炸装置。雷森坐在绿化带附近装作休息,并将爆炸装置放在绿化带里,又拿出一张报纸盖在上面。

  在东直门制造爆炸案

  此后,雷森走到约10米远的公交车站,眼睛却盯着绿化带。美籍男子迈克路过,他背着双肩包,吹着口哨,要去参加单位组织的拓展训练。

  我的目标就是外国人。但是没有具体作案对象。雷森坦言,他觉得外国人来北京不是旅游就是留学,都特别有钱,比自己的命好得太多了。

  看着迈克靠近绿化带,雷森自称没想当即爆炸,因为他想多炸几个外国人。因为心里紧张,手就按下了遥控器。砰的一声巨响后,浓浓的白烟冒起来。监控录像显示,绿化带的树枝被炸飞,行人纷纷过去围观,临街报亭也跟着震动了一下。

  声音像过年放炮,但是要响得多,空气里一股火药味儿。迈克下意识地捂住耳朵,稍后才意识到腿部被炸伤。据了解,迈克腿部软组织挫裂伤,属于轻微伤。几分钟后,路人报警,迈克被急救车送往医院。

  雷森没敢回望爆炸现场,而是匆匆离开。走出几米后,他将遥控器扔掉,再乘公交车前往西客站。

  本想先报复社会再自杀,但爆炸过后,雷森却买了一张回广州的硬座火车票。到广州后,他在旅馆住了几天,又乘火车回到北京。还是想去北方,想在靠近俄罗斯的地方自杀。

  10月27日上午,雷森背着双肩包出现在西客站,准备再次前往怀柔。半小时后,警方将他抓获归案,并在其背包中起获电烙铁、电线等物品。

  ■人物

  小学和初中时的雷森是尖子生。在得知自己是弃婴的身世后,他变得孤僻,拒绝与人交流,不再好好学习,刚读完初中就被带到广东打工。

  人际关系恶劣,工作亦不顺利。雷森多次在日记中提到想死。他的梦想是来到北方,在靠近俄罗斯的地方自杀。在自杀之前,他要报复社会。

  破裂的母子亲情

  为了让儿子好起来,雷某求助老乡,寻找到雷森亲生父母的下落。他们就居住在离锣山村不远的地方,也是农民家庭,老实贫穷。

  雷某夫妇带雷森回了老家,并把他的亲生母亲陈英找来相认。

  多年前将儿子遗弃,陈英没想着他能活下来。看到健康结实的雷森,她落下眼泪,小心翼翼地从口袋里掏出一百块钱塞过去。

  雷森当即将纸币撕得粉碎:小时候你们不养我,一出生就扔掉,现在来认有什么用!

  母子亲情未能续上,陈英带着失望回家。雷森又跟着养父母到了广州,悲观厌世情绪更加严重。他说他喜欢北方,喜欢俄罗斯的音乐,想找个离俄罗斯近的地方结束生命。

  但是自杀之前,我想报复社会。因为社会对我太不公平了,我总是受到伤害。雷森在供述中称。

  遥不可及的归宿

  为了达到在接近俄罗斯的地方自杀的终极目标,雷森把报复社会的地点选在了北京,北京人多,外国人多。看他们那么有钱,就想以他们为目标。

  去年9月第一次来京,雷森尚未想好怎么报复社会,他乘车去了黑龙江的黑河,因为那里靠近俄罗斯,但是没有自杀,两天后回了广州。

  一个月后,他在用硫酸泼人、用刀子捅人和用炸弹炸人的方式中,最终选择了后者,这种方式风险比较小,我不太容易被抓住。

  下定决心后,他去了一趟养父的住处,从抽屉里拿走3800元现金,并留下一张字条说从此以后,跟你们一刀两断。之后来到北京。

  第一次制造爆炸失败后,雷森去了通辽,打算在那里结束生命,但想到报复社会的目的没有达到不甘心,又回到北京,最终制造了东直门爆炸案。

  雷森落后,雷某曾来京,但是未能见到儿子,只给他留下200元钱,并给法庭写信请求轻判。

民生呼声
野史秘闻
射手座
猜你会喜欢的
猜你会喜欢的