您的位置: 大安信息网 > 时尚

童在囧途我们的烦恼谁知道

发布时间:2019-11-23 21:29:03

童在囧途 “我们的烦恼谁知道?”

2100多万留守儿童缺少父母陪伴,3000多种药品中90%没有儿童剂型,不少儿童睡眠时间不达标,外出就餐、如厕没有“自己的位子”……祖国的“花骨朵儿”、家庭的“宝贝儿”,面临这么多“囧”境,你知道吗?《中国统计年鉴(2014)》的数据显示,我国14岁以下儿童超过2.2亿,如此规模群体的权益不可小视。儿童节之际,让我们关注一下他们的诉求。

周六上午英语下午钢琴,周日数学跆拳道——北京初一学生小颀的周末就这样没了。“平时上学都要早起,好不容易周末大早上还被拎起来,根本没睡够。我想玩,不想学这些。”

2015年5月上海市妇儿工委公布的“上海儿童发展需求调查报告”显示,各年龄阶段达到睡眠时间标准的儿童都不足两成;有71.8%的父母会为孩子布置课外作业,还要报兴趣班等;约34%的儿童觉得学习压力“非常大”或“比较大”。

早在1988年,国家教委就出台了《减轻小学生课业负担过重问题的若干规定》,其后一直重申“减负”,然而27年后的今天,孩子依然奔波于各种课外班。“我的烦恼又有谁知”道出了多少孩子学得太多学得太杂消化不了……我喜欢和小朋友蹦蹦跳跳……”这首《爸爸妈妈听我说”道出了多少孩子的心声。

沈阳6岁的小朋友乐乐因病毒性感冒去医院打吊瓶,爷爷排队挂号,爸爸当司机,妈妈抱乐乐,全家人分头取送化验单和开药,早上7点到医院,等打完点滴已经夕阳西下。“好难受,我再也不想来医院了。”乐乐委屈地说。

排队长、环境吵、医生忙、心情躁,儿科住院一床难求,儿科门诊一号难挂……农村孩子更为窘迫,生病要从乡里跑到县城或大城市。北京儿童医院每天都有许多外地父母,为挂专家号带着患儿睡在医院走廊里,日夜排队。

除了“缺医”,还有“少药”。我国绝大多数化学药品没有儿童适宜剂型或规格,而国外很多药都配有相应的儿童剂型。沈阳药科大学药学院副院长赵春杰认为,掰片、拆散成人药物,会破坏药品骨架影响药效,增加用药风险。

保险
野史秘闻
潮流饰家
猜你会喜欢的
猜你会喜欢的