您的位置: 大安信息网 > 健康

硬伤软伤都伤不起春节放炮年俗让人很纠结

发布时间:2019-11-10 21:57:03

“硬伤”“软伤”都伤不起春节放炮年俗让人很纠结

新华北京2月6日电(涂铭)2月6日正月十五以后,北京市五环路内,将禁止燃放烟花爆竹。4日下午,和朋友聚会的北京市民饶女士收到了北京市委市政府群发的短信,提示“本市五环路内,正月十五以后禁止燃放烟花爆竹”。从小害怕鞭炮声的她高兴地对朋友说:“‘爆竹劫’结束了,终于可以消停了!”   事实上,因为燃放烟花爆竹,春节已经成了很多人的“劫难”。北京市卫生局统计显示,2012年1月22日至28日的春节七天,北京市各大医院收治本地烟花爆竹致伤人员超过220人,其中1人死亡2人截肢。除此之外,更多的人和饶女士一样,被震耳欲聋的放炮声和放炮后污浊的空气所困扰。   2011年2月2日晚上,7岁的女童乐乐和父亲一起在小区楼门口正对的小道上燃放烟花,不幸引燃小区的化粪池,爆炸造成乐乐面部及眼部受伤,一根手指的肌腱被异物切断。事发后,乐乐父亲将小区物业公司、街道办事处起诉到法院,要求物业公司、街道办事处赔偿医疗费、精神损害抚慰金等损失12万余元。   2012年1月,北京市第二中级人民法院对此案作出终审判决。法院认为,物业公司作为该小区的物业管理单位,未能采取有效措施保证化粪池内的沼气浓度在安全范围之内,未排除化粪池沼气遇明火发生爆炸导致他人人身、财产受损的安全隐患,应承担事故主要;而乐乐的父亲带孩子在非政府指定的燃放点燃放烟花,致化粪池中的沼气发生爆炸,未尽到合理的监护职责,应承担次要。据此,北京市二中院维持了物业公司赔偿医疗费等各项损失6000余元的一审判决。   对于判决结果,乐乐父亲很沮丧,物业公司很“郁闷”。“孩子伤成这样,也怪自己当时带孩子去放炮。”物业公司则表示,他们已经在小区内张贴了告示,也对未在规定区域燃放的居民进行了劝导,但最终却还是没能“免责”。   明“炮”易躲,暗“炮”难防。1月18日20时许,北京市朝阳区一女子下班回家途中,被他人燃放的烟花爆竹炸伤,后被送往医院救治。经诊断,这名女子为头皮裂伤,缝合20多针。遭此“飞来横祸”,这名女子很郁闷,但最郁闷的是,肇事者却消失不见了,她只能自认倒霉。   北京市德润律师事务所律师刘家辉表示,没有在规定的时间和指定区域燃放烟花爆竹,造成人员伤亡,情节严重的可构成以危险方法危害公共安全罪。受害人在遇到自行无法找到肇事者的情况下,视伤害程度可以选择到司法鉴定机构做伤情鉴定,构成轻微伤以上的,应选择报警要求警方调查处理。   除了因燃放烟花爆竹造成炸伤、烧伤等“硬伤”外,许多人也因为烟花爆竹造成的噪音和空气污染受到“软伤害”。北京市朝阳医院耳鼻喉科主任王宁宇表示,燃放烟花爆竹除了会造成耳外伤、噪声性耳聋等损伤外,还可能加重过敏性鼻炎、哮喘、肺气肿、支气管炎等患者的病情,而对于这样的“软伤害”,许多人却只能“忍气吞声”,不少人报警后,往往也是“东边不放西边放”,不胜其烦。   北京市丰台区东铁匠营派出所的一位民警告诉,从正月初二到十五,早上7点和晚上12点之间燃放烟花爆竹都是允许的,但他们还是会接到大量“鞭炮”扰民的投诉,“晚上十一点多很多上了岁数的人都睡了,一个‘二踢脚’响了,再也睡不着,我能理解这种苦恼,可我们也没办法。”   而对于那些凌晨一两点燃放烟花爆竹的行为,这位民警认为既是没有公德心的表现,也是违法行为。“这种投诉我们会立即受理,可往往鞭炮一阵就放完,等到现场,放炮的人早已不在了。”这位民警无奈地说。   在络上,“爆竹辞岁”这一传统年俗已经引发了正反两方的“口水仗”。反对者要求全面恢复禁止燃放,“过年放炮不仅费钱,而且污染空气、制造噪音,有百害而无一利。”而拥护者则认为应保留这一传统,“每年也就这几天放放炮,有什么不能容忍的?”   北京大学法学院教授王成表示,对于目前许多大城市采取的“限燃”政策,他认为还是比较合理的,不宜一刀切地作出全面禁止或全面放开的规定,只是具体的措施需要各个地方根据实际情况作出灵活的调整,比如北京实施的7点到24点允许燃放的规定,的确会给大多数需要休息的人造成困扰,这个时间段有必要作出适当的调整。

武侠
资讯
选宠技巧
猜你会喜欢的
猜你会喜欢的