您的位置: 大安信息网 > 历史

立地封神 第一百二十三章:漫天花影心迷离

发布时间:2019-10-12 19:43:44

立地封神 第一百二十三章:漫天花影心迷离

“还能有什么意思,不过是看着我们现在渐渐联合起其他宗门,势力日渐扩大,难免威胁到他们的野心,所以借着旧仇想伺机打压我们。”

“随着八极宗势力的扩大,迟早也会和他们生出摩擦,虽然斗武并不是交流的最好方法,但是至少也是一个契机,如果能够和紫衣楼最终达成交好,我们的势力也可以延伸到天云山脉以北。”

风凌月凝神思索片刻,终于说道,“我没有异议,一切事宜由姬师伯总领,秦师伯和荒师伯协助,这次前往的人选一定要格外慎重。”

“嗯,我们还有半年的时间,这半年里足够光明阁那些天才提高数级了。”

风凌月脸上终于露出淡淡的微笑,这几个月来封尘他们的进步可谓是一日千里,和当日相比已有脱胎换骨的变化。

“说起来,凌月你的修炼速度才更为惊人,不过短短几个月,你竟然已经修到破灵七星,为师修武一生,从未遇到过这样惊人的情况,按照这个速度半年之后,你极有可能突破破宗。”

破灵六星之后,后面几级的修炼要难过前面数倍,所以虽然还有半年的时间,苏千翎的话依旧很保守。

风凌月脑海中又浮现出萧御的身影,以他的成长速度,自己怎么能不加快,想要始终走在他的身边,就必须比他更努力修行。

说起来,紫阳天鸢的修炼已经快要达到一芒巅峰,这才是最大的收获。

萧御静静地看着远山飞瀑,脑海中浮现出无数他和风凌月一起的画面,有些是现实中的,还有些是在六凡法界中的,这些回忆很清晰地在眼前缓缓流转,七彩流光明灭之中,萧御仿佛看到风凌月盈盈走来,倾城的容颜上尽是欢欣的笑容。

凌月,好久不见了。

身体越来越软,周围的景物变得朦胧起来,只见琼花漫天,容颜似水,就像浸泡在香醇的美酒中,全身都弥散着醉意。

不知道过了多久,萧御脑海中忽然响起沉郁的剑吟声。

“嗡——”

六把暗金色长剑绕着碧空来回旋转,一世的轮回记忆,尽数涌现出来,萧御猛然一惊,霍然睁开双眼。

周围的一切变得十分安静,数丈之外亭韫和石径紧紧相拥在一起,嘴角都浮现出满足的笑容,华睿则倚在参天古木之下,仿佛在坐着什么美梦,脸上尽是志得意满的神情。

原本的迷醉陡然惊醒,萧御额上涔涔流下汗来,心中忽然生出莫名的恐惧。

这里到底是什么地方,竟然有如此强大的精神干扰能力,让每个人都沉醉于梦中,甘愿一世不醒。

“神靥谷!”

脑海中陡然想起这三个字,常五曾说过想到到达真正的遗落之境,就必须穿越神靥谷,更对这片仙境般的神靥谷充满忌惮,原来不是没有原因。

这看似仙境的地方

,恰恰隐藏着更深的危险,可以让每个人都在不知不觉中堕入它的梦境,然后永远地沉沦在梦中。

萧御抬起头四处观察,忽然清晰地看到,在很多古木的主干上,都隐隐显示出人的轮廓!

心里陡然一凉,难道说——

萧御骇然,不敢再想下去,如果他没有及时醒来,或许也会成为其中的一个。

六凡法剑的存在,给萧御的精神领域设置了一道最坚固的防御,在般若之智的催动下,几乎可以应对任何的精神攻击。

顷刻之间,唯一保持清醒的已经只有萧御一人,到底该如何破开幻境?萧御远远望着远处如神剑兀立的孤峰,心中若有所思起来。

萧御尝试着叫醒亭韫三人,却没有成功,虽然已经猜到这个结果,萧御心中仍是愈加警惕,想要解救他们,必须采用其他的办法。

远方迸射出一缕明亮的光芒,萧御略略沉吟,快步朝那道光芒走去。

心中没有挂碍,路上变得很通畅,经过一夜的跋涉,等到第二天早上,萧御已经赶到孤峰脚下。

一路上萧御看到很多其他宗门的人,这些人在不同的地方陷入梦境,其中甚至不乏御皇高手,心中不禁对神靥谷愈加忌惮。

“嗬嗬——”

突兀的声音忽然在寂静中响起,萧御循声绕过一棵古木,只见一人满身是血,华贵的衣袍尽数零落,不停地用头撞着前面的巨石。

萧御看清那人相貌,心中一凛,竟然是西风夜!

看来西风夜也遭遇了同样的事情,但他显然没有事,然后同样被昨夜那缕光芒所吸引,只是不知道为什么到了这里终于还是达到极限。

西风夜狠狠撞击着巨石,显然他依旧在竭力维持神智的清醒,并没有完全沉沦于梦中。

萧御暗暗点头,西风夜虽然狂妄自傲,但的确有过人之处,别的不说,仅仅以他此刻表现出的精神力和强大的意志力,就远远超过常人。

“叮——”

孤峰之上,那缕光芒愈加明亮,萧御看到没来由的心中一悸,下意识地运转般若之智来对抗精神的冲击,朝西风夜走过去。

“谁?”

西风夜大声喝道,听声音他的神智还很清醒。

“是我。”

西风夜听的真切,脸色陡然剧变,原本苍白的脸色顿时青气暗涌。

“是你!”

“为什么你没有堕入强大的精神空间中,你到底是谁?”

精神空间?或许西风夜的这种说法也没错。

“难道你希望我和那些人一样吗,如果这样,只怕就没人能够救你了。”

“谁要你救!我西风夜贵为玄清宗四大公子之一,哪里不如你,竟然处处落在你后面?你到底是魔是妖,是人是鬼?”

萧御无暇理会西风夜因为骄傲而生出的不甘和妒忌,掌间暗金色光芒涌动,以自己的魂力缓缓帮助西风夜解开梦境的牵引。

西风夜原本下意识地躲开,但脸上随即浮现出极其古怪的神情,慢慢地似乎陷入无尽的痛楚,最终渐渐平和下来,苍白的脸上也终于现出淡淡的血色。

萧御平静地看着西风夜。

“现在,你还想杀我吗?”

铜川治疗男科费用
本溪牛皮癣医院哪家好
济源治疗月经不调方法
铜川治疗男科医院
本溪牛皮癣医院哪家最好
猜你会喜欢的
猜你会喜欢的